打架之必要、吃饭之必要:伊格言谈侯孝贤导演的电影语言

2020年07月11日 02:57 圈新下载

打架之必要、吃饭之必要:伊格言谈侯孝贤导演的电影语言

《聂隐娘》让侯孝贤导演的电影语言又成为艺文界的当红话题,其呈现手法让一些观众觉得难懂、匪解,看完之后仍是一头雾水,但同时又有一批观众觉得这正是侯孝贤的电影美学,无须多说,一切尽在画面中。而「侯孝贤的叙事手法」甚至引起了文人杨照和王丹在脸书上的争论,成为众人津津乐道的话题。

作为一个忠实的「侯粉」,这次,小说家伊格言就以《悲情城市》和《恋恋风尘》两部作品为楔子,带领听众一同领略侯孝贤的电影美学。

侯孝贤电影里常出现打架片段,《聂隐娘》中自然也有。但侯导的打架与其他导演有什幺样的差别?

伊格言为了让观众更为了解,以两个不同导演所拍的打架场面作为说明:一是《神鬼认证》中杀手追逐女主角、麦特戴蒙紧接在后的片段,二是《慕尼黑》菜鸟枪手暗杀巴勒斯坦籍作家的画面。

伊格言要观众特别注意他们两者所使用的不同镜头语言:「镜头是个隐形的存在,是个隐形的旁观者。」但若镜头特别凝视在一个人的身上,观众会开始揣想接下来会发生什幺情况、镜头中的人物会有什幺动作、此刻的心情为何,甚至会开始揣测他的思绪。

此时的观众会被镜头微微地带着走,逐渐与镜头内的主角融合、认同主角的想法。但若画面所专注凝视的人物为二、三个,甚至四、五个人以上,则镜头的主观性会大幅降低;因为由于人心智的先天限制,观众很难同时认同那幺多人。

在《神鬼认证》中,当镜头特别锁定麦特戴蒙时,观众会认同与揣摩他的想法,剪接也会随着主角的心境变化来调整影片节奏。当麦特戴蒙奔跑时,就用快速、紧张、刺激的音乐,配合同样快节奏的剪接,令观众随之感到兴奋;相反地,当麦特戴蒙小心翼翼地避开杀手、找寻女主角时,导演则会放慢剪接节奏,将镜头放在他的脸上,其紧张的神情会让观众为他捏把冷汗。换言之,导演所採用的一切手法,都是为了令观众更容易认同镜头所凝视的人物。

但在《慕尼黑》片段里,导演反而没那幺刻意建立观众与主角的连结。在拍摄两个菜鸟杀手準备出手暗杀时,相较于《神鬼认证》,导演并未将镜头焦点刻意放在哪个角色的身上,而是让观众平淡地看完刺杀的过程。换言之,导演以较为冷静的手法来处理这场暗杀戏。

伊格言分析:「当(镜头)没有特定对象时,观众会比较『无感』;当有特定对象时,就会产生某些(对特定对象的)观点。」与《神鬼认证》相比,《慕尼黑》的观点比较淡,较没这样激情。

比较不同形式的打架后,再来看侯孝贤的打架,就格外地有意思。

侯孝贤对打架情有独锺,在他的电影中,常见小混混打架的场面,《恋恋风尘》和《悲情城市》皆然。这也与侯孝贤的生平有关。

侯孝贤退伍前,也曾是个小混混;退伍时,正逢一清专案雷厉风行之际,他听闻警方需要管训的业绩,正準备抓他,一惊之下就跑到台北工作,随后考进艺专,之后才开始他的影像人生。小混混是侯导生命中的一个重要时期,小混混的片段也因此时常出现在他的电影之中。

然而,侯孝贤电影的打架,却总是阻止观众「认同打架闹事的小混混」。

《悲情城市》、《恋恋风尘》出现了不少打架的场面,不过,这些打架却都像乱打一通,观众连最后谁打赢都不知道,镜头就嘎然中止。

他用各式各样的方式,如远距离、雾化等效果,阻止观众认同镜头中主角的情绪。

伊格言认为,侯孝贤就是要告诉你打架往往是随机的、乱打一通,这显然不同于我们在《神鬼认证》这类谍报片中的精心设计并意图引导观众认同主角的拍摄手法;侯孝贤的意思是,「打赢打输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:打架是日常生活中常出现、习以为常的事情,没什幺特别的。」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最火资讯

费率.读者投书》经济部订出漂亮离岸风电费率机制生活

费率.读者投书》经济部订出漂亮离岸风电费率机制生活

为持续推动绿能发展,今(30)日经济部公布108年再生能源趸购费率,由经济部次长曾文生、能源局长林全

费玉清唯一的挚爱,有的人一辈子只爱一回....

费玉清唯一的挚爱,有的人一辈子只爱一回....

费玉清一度和日本女星安井千惠论及婚嫁,传闻费玉清至今仍不婚就是为了当初的未婚妻安井千惠。当年二十多岁

贺一航大肠癌夺命!夜市「这5种小吃」营养师都不敢碰生活

贺一航大肠癌夺命!夜市「这5种小吃」营养师都不敢碰生活

陈怡錞指出,外食者纤维不足,加上卫生疑虑,不知不觉就将许多坏东西吃进肚里,直接接触到肠道,成为大肠癌